不存在的鱼语学

xx420shadlingua69xx: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想要讲一下这个


困到模糊没有翻书完全不准纯属犯病



大部分常见游戏用语/日常用语都是准的,虽然还是有那种奇妙语调和重音比,但除了说得太快/困到模糊/气到崩溃/急到想哭的时候一般不适用下面的规律。



  • 看到没见过的三音节词一般都是 次重音 重音 次重音

    详见很多sub的名字

    或者他有时候也会这样念zen↗ya↑tta→ sym↗me↑tra→


  • consonant cluster

    cluster在辅音前的时候会有奇怪的fricative sound...

水托/ 凯旋门

拉莫斯在法国小餐厅的门口遇见了熟人。
他披着黑色外套,带着羊皮帽子。在雨夜中同人群混在一起。
他急忙走过去,以一种惯用的方式打招呼:“天真冷。”
不难注意到那人的衣服上挂满水滴,围巾和帽子好像能挤出水,鞋子应当很干净,此刻却沾满泥浆。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落魄。但他还是面露微笑:
“带我喝杯苹果白兰地吧。”
也挺有趣的,他想,两个失意的男人用一种极富浪漫主义的方式开启了孤独的夜晚。他们没有再多说话,只是比肩走在亨利五世大道上,又穿过爱丽舍田园大街——就像小说中那样——却没有去布满潮湿苔藓的地下酒馆,而在一家路边酒摊落脚。
没有灯光,麻织桌布上映着蜡烛的红焰,四周的桌椅填满了人。雨点没有喘息地落在头顶的塑料棚上,...

托雷斯/ 沉思

他摸摸自己的臉
凹凸不平
是皺紋
他以一個中年人的身份
思考過去的事情 沒有答案

是幻化的煙霧
還是肉體存在
他問鏡子 鏡子說
你又增長了一歲啊

也是吧 等他不思考了
自然會有事情做
他可以投入世俗的生活
活在欲望與痛苦中

再看一眼
留給他的只有背影

水托/ 真彩色

電視屏幕清澈透亮
他也想做真彩色

托雷斯覺得自己的生活太單一了
總是圍繞一個中心
他想讓自己活得更精彩些
不要喜怒都被牽絆著

他開始行動了
第一步,他決定給自己找一些朋友
他重新聯係起舊友
交談甚歡,其樂融融

第二步,他想為自己多做些事情
他坐在浴缸裡
他躺著聽舊唱片
他看花園裡的小草發芽

最後一步,他要忘記一些東西,一些片段和回憶
他要忘記每一次關切
忘記那個人對所有人的笑臉
忘記內心的嫉妒與憤恨
忘記那個人的漠不關心

但是他想這步太難了
他做不到
他忘不掉
那個人還是會出現
在他的視線中
那個人還是會光芒萬丈
而自己依舊不愛說話

他把唱片收拾起來,去花園拔了草,撒下花種,刪了所有聊天記錄
春天來了,德比也快到了

他站在卡爾德隆的球員通道,看向右...

水托/ 雨天的書

每周有兩天是要下雨的

雨落在肩頭

落在窗下

落在暗溝里,失去光澤


你說小時候看雨

看到雨是沒有形狀的

很自由

像野草,隨風而去


雨天吃梅子,酸甜有清香

放到嘴裡一顆又一顆

你喜歡梅子

我喜歡看你的嘴唇染上汁水


我站在雨裡看你

覺得模糊

你站在雨裡看我

看到我的全部


你是安達盧西亞的陽光

我是變化的陰雨

你說喜歡雨

我想你也喜歡我的吧


雨天的紙飛機

在雨後落下

我的眷戀,常在你左右


愿每個雨天能夠陪伴


你的


水托/ 山水之間

拉莫斯是山裡打柴的

托雷斯是江裡撐船的

兩個人平日里各幹各的活

拉莫斯砍柴,也就不下山了;托雷斯則是水上漂,以船為家

有時候,拉莫斯打柴累了,就登到山頂看江水

他時而看到千帆過境,時而看到大浪翻騰

托雷斯在船裡無聊,有時也抬起頭看看兩岸的大山

他看蔥蘢的樹海,看雲霧繚繞,宛如仙境

有一天,山裡來了只小狐狸

眼睛大大的,紅毛像火焰 

跑著,跑著,跑到了拉莫斯眼皮底下

拉莫斯一驚,這般神獸是怎的跑來的?

他轉頭又一喜,看來要有福運了

然而拉莫斯一下沒盯住,小狐狸就沒了,他便繼續砍他的柴,心裡對那福事還真有點小期待

日子還是這麼每天過著,後來有一天,拉莫斯下山去...

水托/ 苦咖啡雪糕

拉莫斯的頭髮像個窩棚
有時候又像碗麵條
別人一撥會散
自己一撥又回來了
托雷斯有時候會玩他的頭髮
捏在手裡把玩那種玩
拉莫斯說不要
你也讓我玩嘛
托雷斯說好
不過你不能笑我
拉莫斯立馬笑哈哈
我不在意光頭的啦

托雷斯有一根巧克力冰棒
拉莫斯有一支牛奶棒冰
托雷斯說
我不想吃巧克力
拉莫斯說
把我的給你
托雷斯說
我不想吃牛奶
拉莫斯說
那你到底要吃啥?
托雷斯說
我要苦咖啡
拉莫斯問
多少錢 我給你買
托雷斯說
3塊錢 我不要你買
拉莫斯想了想說
把我倆的棒冰化在一起 就是苦咖啡了
托雷斯說
你騙人哦 
拉莫斯不理他 
他把兩根冰棒融化再凍上
做成兩根新雪糕
他遞給托雷斯一根
托雷斯一看
那雪糕棕棕的 好像...

© 正直的蝦線 | Powered by LOFTER